回顾与展望:法国从左右共治转向两极对立

法国第五共和国总统的任期被缩短为五年来的第一次选举。右翼候选人希拉克在第二轮选举中以82%的选票击败了他的极右翼对手,赢得了连任。

然后在6月,右翼联盟带头,在拥有577个席位的国民议会中赢得399个席位,控制了国会两院,结束了第五共和国大约三年的联合统治。

希拉克顺利赢得连任,摆脱了左右共同治理的绊脚石,并立即着手推进两大政治目标: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和展示法国的国际地位;在国内,它将改善社会秩序,增强法国的国防和经济实力。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希拉克成功地获得了国会的批准,大幅增加国防预算,促进军队的全面专业化,并为建造第二艘核动力船空获得资金,以提高法国的国防能力。

同时积极介入国际火线,使法国在国际舞台的能见度大幅提高,但也给法国传统盟邦带来不少困扰。同时,它积极介入国际火线,大大提高了法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知名度,但也给法国的传统盟友带来了很多麻烦。

扩大多元化外交首先是伊拉克问题。

波斯湾战争前,法国曾是伊拉克的经济、能源和军事伙伴。

在国际反恐势头高涨的时候,巴黎已经连续近十年受到恐怖分子的袭击。“9·11”事件后,巴黎成为国际社会参与打击恐怖主义的“深水炸弹”。巴黎还与英国和美国密切合作,为阿富汗的反恐行动做出了贡献。

然而,当英国和美国把伊拉克作为他们的反恐目标时,法国考虑到其外交和经济利益,持保留意见,并坚持对伊拉克发动“反恐”战争必须通过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项新决议加以区分。

希拉克还利用国际外交赢得俄罗斯、日本和其他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支持,以及阿拉伯世界的认可,迫使美国接受一旦反恐行动扩展到伊拉克,联合国必须首先恢复核查伊拉克是否仍有大量毁灭性武器。

如果伊拉克拒绝恢复联合国武器核查并通过一项强制性决议,它将能够动员军队反对伊拉克,阻止英国和美国对伊拉克采取单方面行动。

这样,在法国的控制下,经过两个多月的妥协,美国被迫遵从法国操纵的国际舆论主流,通过安全理事会通过一项关于伊拉克武器核查的决议,让希拉克在国际舞台上引人注目。

希拉克和其他法国领导人一样,不仅有控制欧洲一切国际事务的雄心,而且还参与国际事务,争取在任何地方主动发言的地位。他不希望美国这个超级大国主宰世界舞台。

他所谓的“多极化”世界理论是为了打破美国垄断国际事务的局面。

法国将利用这一机会,始终以国际组织为后盾,强调通过国际谈判解决争端的原则。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文化共荣”理论。为了反对好莱坞文化主宰全球影视市场,它倡导尊重不同种族的民间文化,保护地球上人类多样性的文化遗产。

因此,世界贸易组织至今未能就电影和电视产品的自由贸易展开谈判。

在欧洲,法国也试图重新领导欧盟的一体化。

经过四年的规划和谈判,十个中欧和东欧国家准备在2004年正式加入。

在去年底举行的尼斯峰会上,希拉克未能成功达成《欧盟扩大和一体化尼斯条约》,主要是因为农业补贴问题与德国意见相左,这阻碍了欧盟东扩的主要计划。

刘伯温彩票网

现在东扩迫在眉睫。希拉克在10月下旬的欧盟峰会前,主动与德国总理施罗德就农业补贴问题达成共识,同意将农业政策延长至2006年,冻结未来5年的资金增长,并限制对新加入国家农民的补贴至2013年。

这样,欧盟的长期问题就解决了。

加强国内安全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希拉克打破了传统的政治精英体系,任命民主联盟中右翼领导人哈法林为总理。

哈法林不是出生在一所著名的学校,也没有显赫的政治背景。仅仅因为他在法国西部地区政治上的杰出表现,他仍然站出来支持希拉克作为幕后竞选顾问的连任竞选,即使希拉克的民意指数很低,这是他在民主联盟的同事们所无法理解的。

哈法林本人私下表示,希拉克提出的接纳新移民的建议是解决法国当前社会问题的好办法。

虽然过去五年左翼政府在许多方面表现良好,但却无法解决社会保障问题。

希拉克亲自监督哈法林政府加强法律和秩序,从警察宪法尊严的心理建设入手,加强警力和装备,消除社会的黑暗领域。同时,应努力解决郊区贫困青少年的问题,同时重视教育和就业咨询,以减轻有问题家庭的负担。

新政府还改变了以前拒绝外国移民的态度,加强了语言教育以赢得认可,并解决了社会障碍。

右翼政府上台才六个月。经过一些积极有力的行动,公共安全有了显著改善。

然而,全球经济收缩超出了法国独自应对的能力。政府预算赤字增加,迫使新政府采取紧缩政策。甚至文化部长也主张提高电视税。

为了实现希拉克在竞选期间减税的想法,哈法林坚持冻结影响国民经济和民生的税收,如电视、天然气、电力和电话,同时保证保持他逐年降低所得税的承诺。他主张从刺激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和增加税收入手。

关于欧元国家的经济一体化规范,强调将遵循政府预算,预算赤字将保持在《欧洲稳定公约》允许的范围内。

左翼-右翼两极分化的多左翼联盟在总统选举中失败。社会党候选人乔斯宾总理在第一轮选举中被极右翼民族阵线领导人雷·班挤到第三位,这是一次可耻的失败。

Jospin立即宣布退出政坛。朝鲜脱离托洛茨基派和极左派的独立导致了一场重大的权力分裂,并在总统和议会选举中一败涂地。

绿党领袖逃跑了;社会党的一个分支——共和党领袖当选后,左翼上层阶级被迫彻底改组。

毕竟,社会党有强大的力量和丰富的人才。它仍然可以控制反对党的尊严,监督和平衡议会中右翼政府的行动。

为了重组左派的力量,社会党总书记荷兰(Holland)呼吁多左派团结一致,呼吁整合和重建威望,并希望以伙伴关系的形式结成联盟,建立议会制衡机制,以避免过去争夺权力和利润的局面。

他希望通过在全党党内会议上的深入讨论,建立合作伙伴的规范。

社会党的呼吁已经得到了回应。激进左翼和绿党甚至一致主张建立一个单一的左翼政党来对抗专横的右翼势力。

当然,朝鲜和绿党仍有许多人关心政党的特殊属性和政治理想,不想在以社会党为主流的左翼联盟中迷失。因此,建立一个单一的左翼政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左翼正在考虑建立一个单一政党的情况实际上受到右翼力量整合的影响。

选举前,右派为希拉克的胜利组成了“人民运动联盟”。它不仅成功地让希拉克连任总统,而且赢得了国会压倒性的胜利,一旦结束,它就羞于重新掌权。

因此,“总统多数派联盟”已成为右翼整合的新目标,转变为政党的想法还远未成熟。

新戴高乐主义共和联盟(New Gaullist Republican Alliance)、中间派民主自由党和民主联盟的一些政治人物的结合实际上是由于当前的形势。

因为他们在1997年的议会选举和随后的一系列地方选举中遭到失败,长期分裂的右派突然醒悟过来,认为只有通过共同努力,他们才有希望重新掌权。

5月和6月总统和议会选举的成功也归功于权力整合的成功。选举政治策略受到选民的广泛重视,因此政党的组建也将随之而来。

在11月16日的新党成立大会上,10,000多名支持者将新党命名为“联合人民行动联盟”(United People Action Alliance),并成功选举前总理、前希拉克的密友朱贝为该党主席。前民主联盟现任图卢兹市长和国会议员布拉奇是该党的秘书长。

这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右派第一次在总统的旗帜下团结成一个政党。这将是未来五年右翼政府的支柱。它的影响不仅将主导法国的政治局势,而且将不可避免地将左派推向一体化的道路。

法国多个政党的情况也因今年总统选举造成的新形势而改变了其反对派形式,并逐渐走向美国式的两极分化。

主流情况是,不愿意融入两大政治力量的其他政党将不可避免地被边缘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