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雨的话变成预言?“天使和恶魔只有一个想法”

陈锋“天使与魔鬼只在一念之间”——这是两年前刘士余发表的著名的“妖精论”中的一句。

不想,昔日运用权力捉“害人精”的监管者竟也成为了接受调查的对象,而这句话似乎也成为了他人生的真实写照。

5月19日23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发布了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并主动投案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

此时距离他离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仅113天。

实际上,刘士余被约谈配合调查的消息在4月中下旬便已流传出来,对此,记者曾拨打其秘书电话试图对刘士余进行采访,其秘书回复称,不方便接受采访。

受刘士余主动投案消息影响,5月20日,“刘士余概念股”飘绿,而领跌的正是江苏本地的银行股。

“金句主席”的跌宕人生现年58岁的江苏籍官员刘士余或许迎来了他人生最大的转折点。

1月26日,国务院决定,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奔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就在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当天,记者赶赴其卸任现场,刘士余神态自然,时不时露出微笑,看似心情比较放松,对试图上前采访的记者也报以微笑。

记者在刘士余卸任现场向其喊话:“刘主席,你对你在证监会的工作满意吗?”刘士余听后以微笑回复记者。

不知如今,他是否对自己的任职生涯有了更全面的评估。

这或许是“平安”卸任有着“火山口”之称的证监会主席一职后,刘士余发自内心的面部情绪表露,笑意盎然的背后是“平安落地”的欣慰还是心有余悸的忐忑,如今已不得而知。

事实上,相比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工商银行任职34年的经历,刘士余的工作经历颇为丰富。

公开数据显示,在其2016年2月担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之前,先后任职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

在众多和刘士余打过交道的人士心目中,刘士余被戴上了“情商高”的帽子,因其善于平衡和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为人勤勉,低调务实,面对陌生的领域能很快进入状况,刘得到了较好的口碑。

实际上,究其工作履历,刘士余亲历过金融危机、央行分拆、金融机构重组、国有银行改革、农村金融改革、互联网金融兴起等诸项重要金融改革实践。

或是因其丰富的改革经验,刘士余以“救火队长”的身份被任命为证监会主席。

此后,在刘士余领导下的证监会刮起了一场“监管风暴”,其“全面监管、依法监管、从严监管”的监管理念得到最大程度的落实。

数据显示,证监会2017年稽查执法办结335件立案案件,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达74.79亿元。

进入2018年,罚款金额不断创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廉洁自律”被刘士余多次提及。

2016年9月14日,刘士余在党风廉政建设警示教育大会上称,要筑牢理想信念的根基,守住廉洁自律的底线。

主动投案背后记者注意到,卸任证监会主席后的刘士余被公开报道的行程并不多,5月5日,刘士余出席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专题座谈会;5月13日,刘士余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这是刘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刘士余主动投案的消息公布后,网络上关于刘士余所涉何事的版本颇多。

外界普遍猜测,其违纪违法行为或发生在其证监会任内。

坊间传闻,刘士余主动投案系与南京银行“戴娟案”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自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戴娟便参与债市交易,素有“债市一姐”之称。

就在刘士余卸任20多天后,“戴娟案”案发。

时间上的巧合,让两者关联度显得更高。

不仅如此,还有证言指向戴娟和刘士余的私交甚密,同时指出,戴娟在接受调查后,供出多条违法违规信息,其中部分重要线索指向了刘士余。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2月15日,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南京银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雁三人,被南京市纪委带走协助调查。

记者获悉,“戴娟案”涉及到结构化产品的利益输送。

即相关人士把结构化产品的次级卖给官员或相关利益人士,造成了利益输送,从而形成贪腐。

另外一则传闻是,刘士余主动投案或与“秦岭案”有关,而秦岭案的背后,与华融赖小民案相关。

事实上,翻其履历,刘士余与秦岭、赖小民均有过交集。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2002年期间,刘士余与赖小民均在央行银行监管二司担任副司长;2014年10月-2015年10月,时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的刘士余与时任农业银行全资附属机构农银国际行政总裁秦岭有过短暂交集。

除此之外,社交平台上还流传着疑似刘士余因私生活之事主动投案的爆料,具体指向“私生子、包养情妇、亲属入股银行”等。

在相关部门没有发表公开声明的情况下,一切皆为猜测。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的通报中显示,目前刘士余仍被称为“同志”。

“刘士余概念股”飘绿受19日晚间刘士余主动投案消息影响,20日,“刘士余概念股”飘绿。

这些跌幅领先的江苏本地银行股,上市时间集中于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任期。

数据显示,苏农银行(603323.SH)5月17日收盘价格为6.44元,5月20日开盘价格6.04元,收于6.17元,除此之外,江阴银行(002807.SZ)、紫金银行(601860.SH)、无锡银行(600908.SH)等均有不同程度下跌。

事实上,在刘士余任期,“牛市雨”下的并不猛烈。

数据显示,2016年3月1日至2019年1月25日,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的713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从2688.38点下跌3.21%至2601.72点,累计成交额135.03万亿元。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刘士余在任期间,其家乡江苏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实现IPO,曾引起市场广泛质疑。

公开数据显示,在刘士余掌舵期间,证监会审批新股超700只,退市7家公司;上市公司数量从2835家增长至3584家;股市总市值从40.38万亿增长至43.49万亿;A股平均市盈率从13.5倍下降至12.45倍。

2016年9月、10月、11月共有5只江苏城商行和农商行成功上市,目前A股江苏银行股共有8只,A股银行股共有32只,来自江苏的银行股占比最高。

与此同时,多家江苏省内金融机构纷纷在此期间成功上市,这或是坊间流传其“亲属入股银行”的来源之一。

据统计,2016年,江苏省企业IPO上市数量约41家,占全国IPO融资总量的17%;2017年,江苏省IPO企业数则以65家位列第三;而到了公认为IPO最难上市的2018年,江苏省更以22家IPO上市企业成为当年IPO上市数量排名第一的省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