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七环路的故事将于今年年底完成

马卫辉、北京和承德报道说,经过多年的曲折变化,北京七环路终于要通车了。

“如果一切顺利,北京七环路将于今年年底竣工。

一名参与京津冀交通协调发展规划讨论的河北交通官员向记者透露。

所谓的北京七环路(Beijing Seventh Ring Road),又称首都环路,是指北京大外环高速公路,全长940公里,途经廊坊、涿州、张家口、承德、平谷等地。

据报道,北京七环路上不到10%的道路建在北京,绝大多数在河北。

其中,北京包括密云至涿州高速公路北京段,承德至平谷高速公路北京段,约90公里,河北约850公里。

北京七环路开通后,京津冀交通更加便利,[k0之间联系更加紧密,区域整体竞争力大幅提升。

5月27日,项目在年底竣工时,记者在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张成高速公路施工现场看到,张成高速公路路基已经铺好,几条隧道已经开通,立交桥和跨河桥梁已经用桥墩完成,部分桥梁已经铺好。

施工现场工作人员表示,该路段于2013年4月开始施工,计划在今年内完工。

记者从张成高速公路承德段TJ11项目管理部了解到,张成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二广公路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北京外环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的大外环也是北京的第七环。

2014年6月25日,在交通部官方网站的一次在线采访中,河北省交通厅厅长、党委书记高金浩表示:“首都环路是指北京的大外环公路,也称为北京的七环路。

“北京七环路的消息已经流传多年了,高金浩的声明让人们第一次从官方声明中听到“七环路”的名称。

“北京、天津和河北都为京津冀交通的协调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计划,”河北交通官员告诉记者。

例如,北京提出了“一环六喷两港五港”的理念,河北提出了“两环八环四环八港八枢纽”的升级版本作为综合交通网络布局方案的主要框架。

北京和河北都把北京七环路的建设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他说,北京七环路的建设现在已经进入快车道,如果一切顺利,将于今年年底竣工。

北京的七环路,前世最初被称为“三环路”,存在于1993年版的北京城市规划中。

当时,北京的五环路和六环路分别被称为“一环路”和“二环路”,而七环路是六环路之外的另一条环路。

在原规划中,三环路都是北京范围内的标准收费公路,总长度分别为98公里、187.6公里和300公里。

2004年5月,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梁勇在第七届北京科技博览会城市与交通论坛上首次提出“新七环”的概念。

当时,吴梁勇说:“目前,北京不再适合在六环路周围重建传统的七环路。相反,应通过规划将涿州、固安、廊坊、香河、大厂、三河和平谷作为新城的发展点,将北京与周边城市连接起来,共同向区域城市发展。

这是北京七环路首次包括河北和北京附近的一些城市。

2006年,以吴梁勇为首的清华大学科研团队发布了京津冀地区城乡空发展规划研究的第二阶段。本报告首次以书面形式向公众系统地提出了七环路的概念。结合已经获得批准的首都第二机场,它推荐了清华版本的第二机场和七环路的地址选项。

吴梁勇说,新的七环路可以把第二个机场作为分段建设的机会。

此后不久,“七环路”计划的北部和西部路段被取消,南部和东部路段被保留。

规划部门给出的理由是,“修建七环路的初衷是为了缓解北京公交车辆的交通压力。然而,研究发现,北京的主要货运流量显示出“西北、西南-东、东南”四个方向。无论朝哪个方向走,货运都不需要绕过七环路的西段。因此,在新计划中,西部部分被完全取消。

同时,首都北部的路线将穿越山区,规划里程和建设难度也会相应增加。因此,新计划考虑在北六环路外开辟一条新的东西向道路。

“根据当时的计划,它经过西北一个大山区的七环路,无法承担足够的交通功能。因此,它没有被规划为高等级公路。

因此,七环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已经成为半圆形的“货运走廊”,完全失去了“环形”的概念。

事件有了新的转机,但北京的七环路并没有被遗忘。

吴梁勇认为,北京七环路的困难不在于建设,而在于频繁往返于京冀之间造成的行政困难。

他在媒体采访中多次表示,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缓慢。

尽管困难重重,吴梁勇于2013年发表了《京津冀地区城乡发展规划研究第三次报告/[/k0/》(以下简称《第三次报告》)。

这份分三个阶段的报告提出了京津冀一体化战略:以北京新机场的规划建设为契机,京津冀将共同建设一个“姬府新区”,以缓解首都的政治文化功能。

“姬府新区是个好概念,但其功能和规模需要研究。

在三阶段报告研讨会上,北京副市长陈刚提出了他对“姬府新区”规划的看法他说应该深入研究工业分配的规律。

2014年2月,京津冀协调发展被提升为国家战略后,北京七环路建设开始正式提速。

2014年5月20日,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刚、天津副市长尹海林、河北省副省长杨瑞在廊坊组织召开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对接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三省市交通主管部门决定加快形成京津冀交通规划思路和框架点的“一张图”,加快修订和完善国家政策计划,并于6月初向国家报告。

根据上述河北交通消息来源,本次会议是为京津冀交通协调发展定下基调的最后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是务实的,解决了许多问题。

”他说,“2014年2月至6月,陈刚、尹海林和杨瑞组织了多次协调会。交通协调发展的重大事件在这一时期基本确定,七环路也是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