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平台对烧钱烦恼的推广

杨国盈最近在大连市政府网站上报道了一些涉嫌非法集资的P2P平台,包括著名的《财富》杂志。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4年9月以来,嘉汉财富一直在央视一台和多家地方卫星电视台黄金时段做广告,因此人气大幅上升。

诚然,当P2P在线贷款行业告别其萌芽阶段,进入全速扩张时,P2P平台相对加大了广告投入和推广力度,从企业制度运行和品牌建设的角度来看,这是必要和合理的。

然而,任何试图烧钱促销的企业最终都可以脱颖而出,而不是陷入烧钱的陷阱,而且必须满足一个核心要素——烧钱促销后形成的所谓“品牌溢价”(brand premium),这可以大大降低产品(或服务)的成本,提高终端产品(或服务)的定价能力。只有这样,通过扩大利润空才能消除大幅增加的广告投资。

以目前流行烧钱和促销的P2P平台为例,以频繁用于上亿元广告的嘉汉财富(Sino-Fortune)为例,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推断出,其大幅增加的广告投资不仅难以形成“品牌溢价”,也无法实现其利润不断扩大的预期空。

这是因为当前热衷于推广烧钱的P2P平台依赖于线下拥挤的策略,尽管互联网金融是“羊头”。

因此,从财富方面的成本来看,尽管央行在过去一年中不断降息,但这些P2P平台向投资者承诺的回报率并没有下降(大多为每年12%左右)。此外,财富方的成本一般高达16%以上,包括“存贷”条款不匹配所造成的财务成本(投资者的回报通常是从资本到账户计算的,而贷款方的期限有一定的延迟),因此财富方的综合成本至少接近20%。

再从贷款端的定价能力看,首先,我们要明白,试图从P2P平台获得贷款的企业,一般均为无法从股权市场获得融资以及从银行获得贷款的中小企业,业务模式成熟、现金流稳定、有固定资产抵押的优质企业,即使P2P平台烧钱推广到耳熟能详的地步,也绝对不可能尝试通过P2P平台进行融资的,亦即是说,P2P平台的烧钱推广,对其贷款端产生不了任何定价能力。从贷款方的定价能力来看,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试图从P2P平台获得贷款的企业一般都是中小企业,无法从股票市场获得融资,也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他们是高质量的企业,商业模式成熟,现金流稳定,固定资产抵押。即使P2P平台烧钱到熟悉它的程度,也绝对不可能试图通过P2P平台获得融资。换句话说,在P2P平台上推广烧钱不会给借贷方带来任何定价能力。

只要你有务实的经营心态,你都应该明白,目前一些P2P平台的大规模消费和推广是一种疯狂的行为,是极不理性的,注定是不可持续的。

也许,部分P2P平台痴迷于烧钱促销并不意味着可持续经营,而是通过短期广告活动快速筹资,以提高其所谓的受欢迎程度,从而愚弄更多投资者参与其中。

然而,无论意图是否恶意,它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庞氏骗局。

烧钱的P2P平台的推广令人担忧。

事实上,嘉汉财富并不是目前P2P平台烧钱推广的唯一一家公司。就像嘉汉财富一样,常恒财富和易初宝只是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

在花了很多钱促销之后,值得考虑这些企业的受欢迎程度是否等同于它们自身的实力。

由于缺乏监管,P2P问题平台自2015年以来仍然层出不穷,值得警惕。

据互联网贷款机构报告,截至2015年6月底,共有2028个P2P平台正常运行,比2014年底增长28.76%。

然而,与此同时,问题平台的数量已经累积到786个,仅在6月份就增加了125个新的问题平台,达到了历史新高。

P2P平台的成本负担不小,高额的推广投资只会让它变得更糟。

经过央视和各大地方卫视的黄金时段广告和巨额广告支出,P2P平台的受欢迎程度当然可以提高,但同时他们的财务状况也令人担忧。如果一些P2P平台也存在规范问题,如非法集资如信件和财富,那么P2P行业频繁的流失现象必然会重复出现。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对P2P行业的监管仍然缺乏,这是P2P平台忽视风力控制的直接原因。

虽然中国央行等十部委制定的互联网金融指引基本上对P2P进行了规范和界定,银监会也已下定决心对其进行监管,但完善细则和实施监管还需要时间。在地方层面,从武汉市7月28日发布的实施意见来看,武汉市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供了各种政策支持,但如何监管还需进一步明确。

就目前而言,在早期的野蛮增长之后,P2P产业的洗牌正在进行。在缺乏行业规范和问题平台层出不穷的情况下,类似P2P平台烧钱促销的现象应该引起监管者和投资者的警惕。为此,银监会等相关部门应尽快出台P2P平台的详细规定,有效控制P2P平台的风险。

发表评论